故事二 黄皮子

故事二 黄皮子

如果你爱看诸如《鬼吹灯》这类的小说,或许你应该知道在东北这块儿地界上狐狸、黄鼠狼/黄皮子、蛇/长虫等等动物常常被人认为有灵性。东北的保家仙也多数是这些动物,但究竟这些动物是否怎能像人们说的那样得道成仙?总之我是不太信的。

1996年,黑龙江肇源县宏源村发生了一件让人闹心的事儿,就是好户人家散养的鸡出现了丢失的现象。

“哪个屄眼子,又他妈来偷鸡?操!”包辉站在院门口对着外面骂了一通。院外的路上也没有人,包辉也权当对着空气发发牢骚,他心想没准是家的小孩偷得。包辉,一个50多岁的蒙古族汉子,常年干农活,让他看起来比城里50来岁的人苍老十岁。

“老包,大中午的嚷嚷啥呢?”隔壁院儿的李乾坤隔着篱笆墙对包辉说道。

“又丢鸡了,这礼拜丢了3回了,没回丢一只。你说这贼还不贪……”老包忙不迭的发着牢骚。

李乾坤听包辉这么一说,想起自己倒是没输过自家的鸡圈里鸡是不是还都在,农村都将鸡放养,也不会每天都査数量。结果着一查不要紧,他家也少了三只鸡。两人都纳了闷了,到底是哪来的偷鸡贼?本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李乾坤顿时也泄了气般,“老包,我家鸡也少了。”

包辉一片腿儿翻过了篱笆来到了临院,帮着李乾坤又数了一通,也少了3只。两人一合计问了一趟房有养鸡的邻居,果不其然每家都有丢鸡的。几家邻居都商量着到底有没有看到外人,却听把头第一家老王婆子说道:“十三天前抽冷子看到一伙破衣烂衫的要饭的,5个人,像是一家子。扒着墙头往我家里瞅来着。”

“唉,别说,还真有这么几个人。”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附和着,大家都顺理成章地认为确实是流窜要饭的所为。

包辉摆摆手让大家安静下来,说:“妈逼的要饭的,这事儿不能就这么拉到。”众人纷纷附和,最后推出包辉、李乾坤和其他三个乡亲组成了巡视队在屯子周边找那几个乞丐。

五个人踅摸到天渐黑了,没有什么发现,也就各自回家歇息了。第二天一早,老包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嚷嚷,他一片腿从炕上下了地来到原理。原来是李乾坤领着一个小孩儿在院里说着什么。“大早上的,咋回事儿?”老包问道。“小三子说在村口看到鸡了。”老李说道,“三子,赶紧给你包大爷说一遍。”原来小三子在村口玩耍的时候,在一个路边水沟里看到了丢失的鸡。

包辉叫了一伙人直奔村口去了,只见水沟里尽是血呼啦鲜的鸡毛和被咬碎的鸡骨头,散发着熏人的臭味。人们看了一眼,纷纷转过头去,虽然只是些家禽,但这幅惨状也让人不忍直视。鸡毛和鸡骨旁边堆着一堆破烂衣物,有眼尖的一眼就瞅出来是那伙乞丐穿的。包辉捏着鼻子下去,捡起一块骨头仔细的瞧了瞧上面的牙印,不由得冒了一层冷汗。将鸡骨头扔了回去,也不做声,朝人群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伙离开。

李乾坤凑到包辉跟前,“老包,咋回事儿?”

“成精的黄皮子干的,妈逼的,可别招惹这些玩意儿。”

“啥?成精?”

老包点头,没在回答。

说也奇怪,当村民发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家丢过鸡,也没听说谁又看到了那伙乞丐。只是听那时候前往该地区进行石油测井的施工人员提起过:有一次车辆从村子边上经过的时候险些压上什么东西,幸亏司机刹车及时。司机定睛一看,原来是两大三小5只黄鼠狼,其中一只小的病怏怏的移动极慢。司机等这5只黄鼠狼从车前过去了,正要起步离开的时候,那只个头最大的竟然直立起来用前腿朝着司机做了个揖……

作者: 沐杰

爱读书的小工程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