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三 出租车司机

故事三 出租车司机

2011年5月的一个下午,我跟朋友吃过午饭分开后,自己一个人走在东湖楼区通往铁人大道的公路上。那时候心情有些低落,走的速度极慢,一边走一边思考着什么问题。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从裤子口袋拿出手机。“哦,好,我这就过去。”朋友约我唱歌,我随口应和着,脚步没有丝毫减慢。不觉间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原来这边正在修路,前面用金属挡板档的严严实实的。

我四下踅摸哪里有过去的缺口,毕竟原路返回要走很多冤枉路,我看到挡板的最边缘被人为掰弯了,正好够一个成年人弯腰过去。我径直朝那里走去,碰巧缺口旁边停了一辆出租车。“大概是中午活少,跑这里来休息了。”我当时心想。我看到车内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司机,带着墨镜,穿着棕色夹克,他此时也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不喜欢跟人对视,尤其对方带着墨镜看我,让我有些不自在,于是我移开了视线,其时我距离出租车也只有不足十米。

我又往前走了几步,当我本能地又看向了出租车,想看看那司机师是否还在瞅我的时候,我却发现司机不见了。我立马想到了,他可能俯下身子在下面找什么东西,自然也就不以为意。我继续朝前走着,当我走到车子侧面的时候,我却发现车内空无一人,前座后座都没有人。我没有停下脚步,但是目光还是持续盯着车内几秒。

“眼花了?”我自言自语地快速走开了。

我不相信世界有鬼神,肯定是那天心情不好头脑有些幻觉。那天之后每当我想起来的时候都这么对自己说“那是幻觉。”

看到那个出租车司机一个月后,我出差来到北京昌平,在石油大学附近找了一个旅馆住了下来。每日办完事情,都要沿着府学路走回到旅馆。

初到昌平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正经的出租车极少,且车费死贵。我层打车去接一个同样在昌平开会的同学,然后到地铁站,10几公里居然要了我100元钱。所以我对昌平黑车的印象极深,每日学校周围总能看见自己在车上摆了一个“出租”硬纸板的民间出租车。

一日我照旧行走在学府路上,一边心里惦记着工作上的事儿,过马路的时候正看见人行道另一侧恰好听了一辆出租车,车顶上摆了一个塑料做的出租车的示意牌。人行道过了一半时,我猛地发现出租车司机居然三十来岁、穿着夹克还戴墨镜正瞅向我。我不自觉的放缓了脚步,这一犹豫绿灯结束,人行路被车流阶段,我只好后退了一步站在了马路中央。在川流不息的车流间隙,我发现那路边的出租车里并没有司机……

作者: 沐杰

爱读书的小工程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