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 濒死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妈妈给我讲过这个事儿,只是那时候虽然小,但是对这种鬼怪传说也都不以为意。直到高中时期看了玛丽萨・圣・克莱尔写的《濒死经历》一书,才让我又一次想起了那个故事。

1970年的夏天,农忙时节。故事发生在辽南农村的僧家店村。僧家店名字的由来早就没人能说清了,人们传说这地方最早是由姓僧的一个大家族的居住地,也有人质疑这种说法,认为这里原来是一伙和尚住在这。不过时至今日,这僧家店村既没有一户姓僧的人家,更没有什么寺庙庵堂,仅仅名称中带个“僧”字罢了。这时村子里最大的家族是郑家和李家,全村几乎每两个人都沾亲带故。

“大姑,大姑……”十一岁的郑春香正往灶坑里填着柴火,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慌张的从外面闯进了屋,跟没看见春香一样径直进了里屋。东北农村的房子,都是外间烧火做饭,里间有炕用来休息。

“六哥,我妈还没回来。”春香朝进了里屋的汉子喊道,汉子姓李,家族大排行第六,人都叫他“六子”,他嘴里的“大姑”是春香的妈妈李秀英。春香问:“你找我妈啥事儿?”

“香,我大姑回来你告唤一声,让她去老张家一趟。他家大小子没了。”汉子说着已经快步离开了。

春香一听知道说的是哪户人家,因为僧家店村基本都是姓郑或者姓李的,其他姓人家很少,基本都是外来户。村里就一家姓张的,他家的大小子才20出头,咋就无缘无故的没了?春香也不明所以,不一会儿母亲回来了,春香将刚才的事情一说,俩人一起朝老张家去了。

春香是李秀英40多岁生的,在家里排行老小,这时候李秀英也快奔60了算是村里面年纪较大的长辈。不一会儿李秀英带着春香来到了张家院门口,隔着窗户就看到屋里炕上做了不少人,窗外头还有不少不知事儿的孩童在趴着窗户往里看。

俩人到了房门口,“香,你在外屋呆着,我进里屋看看。”李秀英嘱咐春香,然后进了里屋。一进里屋,李秀英就看见屋里地上铺着一截席子,张家大小子——张恒——就停尸在上面。炕上坐了五六个老太太,张恒的母亲已经哭晕了过去,几个老太太手忙脚乱的连拍代打的刚把她弄醒,她就又嚎着晕了过去。张恒的父亲则坐在炕沿上一言不发,自顾自的吸着土烟。

李秀英脱了鞋一片腿也上了炕,问张恒的父亲:“张老弟,人是怎么没的?”

张恒的父亲摇摇头,长长地吐了口烟,“下午间干活还挺好的,谁道刚一回家就躺地上,没多一会儿人就不行了。”

这时炕上坐着的几个老太太七嘴八舌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原来张恒一整个下午都在地里干活,没什么异常。回家的时候脚尖踢了下门槛,搬了一跤,自己嘻嘻哈哈的站起来还像个没事儿人似的,结果不一会儿就口吐白沫直挺挺的倒下了。家人又抹胸口又掐人中也没救活,从倒下到没气儿也就5分钟。挺好个大小伙子就没了。

几人开始张罗着怎么给张恒筹办后事,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地下的尸体说话了:“我这是怎么了?”

屋里骤然间静的能听到呼吸声。炕上的人不自觉的都往炕里面缩。几人眼睁睁的看着地上的尸体缓缓做起了身,煞白的脸上流下汩汩的汗水。“爸、妈,三姑、四姨你们都干啥呢?”张恒看到炕上的人,开始对她们说话。被叫到的人感觉后脖领子至冒冷汗,谁也不敢应声。所有人在这一刻都觉得这就是诈尸。

“你们都怎么了?”张恒显得精疲力尽,他试图站起来却没能成功。

“他大姑,这是怎么回事儿?”张恒的母亲也被眼前的事情惊呆了,他只能轻声问李秀英该怎么办。李秀英一看炕上的人几乎都缩到了自己身后,就壮着胆子下了炕,来到张恒跟前,拽了个马扎坐下,这时她看出张恒的脸上已经有人色了,脸也没有刚才白了,只是张恒似乎刚从水里出来一般,浑身衣服都被汗水沓湿了,黏在身上。

“张恒啊,你是活人是死人?”李秀英问道。

“大姑,我是活人啊,咋了?咋这么问?”

“哦。那你刚才咋回事儿,你自己知道吗?”

“我……我刚才到了一个地方。好像做梦一样。四周漆黑一片,啥都看不见。跟晚上似的,也看不到路,也摸不到周围有东西。我就漫无目的的走,然后看到一个小亮点。我就朝着亮点走,走了可长时间了。亮点越来越大,后来就能看出来那里是个洞口。”

“洞口?”

“是的。我到了跟前,从洞口出去,发现外面非常亮堂,光线很强。能看到天非常蓝,还有山有水的。地上有路,我就沿着路走,过了一个小桥,然后看到了一个木头屋子。”

“那你进去了吗?”

“我也不知道到哪了啊,我就想看看屋里有没有人,问问我到哪里了。我就过去了,看到门留个缝,没关。我就推门进去了。我站在门口,看到屋里有个梳妆台,有个长头发老太太正对着镜子梳头发。我还没说话她就回头了,她一看我就说:‘你咋来了?不是你,不是你。你快往回跑,跑慢了就来不及了。’我一听她这么说就开始往回跑,跑了一身汗,后来突然就醒过来了。”

屋里的人听到张恒这么说,知道刚才他肯定是鬼门关走了一朝。张家二老这才信了大儿子没死,屋内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离开了。

事后人们都说:那个梳头的老太太就是孟婆,是鬼差勾错了人才让张恒稀里糊涂的去了趟阴世,又侥幸活了回来。还有人说,亏了张恒是个壮小伙子,否则跑慢了就真回不来了。


2015年05月28日

作者: 沐杰

爱读书的小工程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