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那些被时间磨掉的。。。

 

油田图书馆因为要装修,将有三个月的时间闭馆了,因此将借书的数量调整为6本,借期也一直延伸到7月7日。上周一直想着放假期间再去借本书,昨日风雪,所以就顺眼到了今天。

简单吃过早饭,我和孕妻两人决定走路去离家不远的图书馆,顺便散步了。昨天的雪下得很大,一到户外就有些不适应,光线挺强烈的,有些睁不开眼睛。路途不远,一会儿就到了油田图书馆,已经有楼层开始装修了,一股强烈的油漆味儿刺激到我,让我们想尽快离开。

在科学技术阅览室找了许久,原本想找一本objective-c的书,结果没找到,只好去看其他书刊,最后在生物分类里找到了法布尔著的《昆虫记》一下子勾起了而生物学的兴趣。站在图书馆内的我,就好像看到了10几年前的自己,对什么事物都感兴趣,对那些人们忽略的东西,我都抱有好奇。我记得,十几岁的夏天我常常一个人躺在家里庭院步道的矮墙上,穿过覆盖在院子上方的葡萄树,静静地看着夜空中的繁星。我能为时而划过的流星感到雀跃,也能为察觉到一颗正在运动的人造卫星而觉得开心。童年时代每一片树叶、每一朵云都精彩,都能让好奇心满足,总能让我感觉到世界原来是这样。

这一次我借了本法布尔的《昆虫记》,作者是法国的昆虫学家、文学家,同事也是著名的科普作家。这本书的封面就吸引了我,一下子勾起了我对生物学的热爱,想起了小时候捉昆虫的种种趣事儿。

偶尔想起那些感兴趣的事物的时候,总是会觉得犹如回味一杯美味的酒,只存在记忆力,却难再有。对生物的兴趣可能是先天的,高中时候,我甚至不记得我的生物那一次没有考满分。每次以考试我除了做满常规的100分的题目,通常我还会讲附加题也做上,几乎我的生物成绩每次都是比100分还多几分。我从没有做过任何辅导书,甚至不曾做过课后习题,我想这可能是兴趣使然或者是天赋?不好说,或许是因为大家还在每日沉浸在老师的教学中的时候,我早就在发下书的头一个星期将课本当故事书看完的缘故吧。也有可能是我十来岁每天在上厕所的时候,就把姑姑上中学时候的《植物学》、《动物学》看了个遍,我至今记得《植物学》的书中夹着的一片经历了20年的树叶,那就是我姑姑上学时的印记,那树叶的汁液将书本荫透了好几页,那片已经变得褐色的脆脆的树叶,我应该还让他夹在那本书里……

高中时候生物老师建议我报考大学的时候选择生物类的专业,04年的时候生物类的专业还算热门。我记得我拿出一本科普杂志,翻到一页指给她,“喏,这是我发表的关于宇宙学的文章。”我得意杨洋的跟生物老师显摆。老师说我是她教过的生物学的最好的学生,没有之一;我跟他说,生物对我来说太过容易,不值一学,非要考跟物理相关的专业。虽然很欠揍,老师还是喜欢我,我还是喜欢生物。只不过我走上了另外的路。

年少轻狂,野心勃勃,总觉得我某某学什么都能出人头地,觉得哪个学科被我选择了简直就是那门科学的幸运。那种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世界有多大的无知,真值得今天的我钦佩。那时候自信真多啊,一次在教学楼的楼道里突然很多人在对我指指点点,后来一个我认识的女生过来跟我说"听说你物理又考了一百?“那次全年级除了我,没有人过70分,一下子多了很多人认识我,真是骄傲啊。

十年,平静的度过十年。时间的打磨下,早就不服当年的棱角,消失了的雄心装置,同时也少了那份面对未知领域的好奇与探索的勇气。平稳的度日,做一个甘于平庸的人,少了的是锐气,多了的是唯唯诺诺和顺从。时间,本应该是通向未知的矢量,但多数人却希望它能在自己的安排下平稳的走过春夏秋冬。十年前我会对自己说:给自己个机会,尝试一下;现在恐怕经常说的是:别人(老外)是怎么怎么做的,所以……

有些东西,丢失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油田图书馆因为要装修,将有三个月的时间闭馆了,因此将借书的数量调整为6本,借期也一直延伸到7月7日。上周一直想着放假期间再去借本书,昨日风雪,所以就顺眼到了今天。

简单吃过早饭,我和孕妻两人决定走路去离家不远的图书馆,顺便散步了。昨天的雪下得很大,一到户外就有些不适应,光线挺强烈的,有些睁不开眼睛。路途不远,一会儿就到了油田图书馆,已经有楼层开始装修了,一股强烈的油漆味儿刺激到我,让我们想尽快离开。

在科学技术阅览室找了许久,原本想找一本objective-c的书,结果没找到,只好去看其他书刊,最后在生物分类里找到了法布尔著的《昆虫记》一下子勾起了而生物学的兴趣。站在图书馆内的我,就好像看到了10几年前的自己,对什么事物都感兴趣,对那些人们忽略的东西,我都抱有好奇。我记得,十几岁的夏天我常常一个人躺在家里庭院步道的矮墙上,穿过覆盖在院子上方的葡萄树,静静地看着夜空中的繁星。我能为时而划过的流星感到雀跃,也能为察觉到一颗正在运动的人造卫星而觉得开心。童年时代每一片树叶、每一朵云都精彩,都能让好奇心满足,总能让我感觉到世界原来是这样。

这一次我借了本法布尔的《昆虫记》,作者是法国的昆虫学家、文学家,同事也是著名的科普作家。这本书的封面就吸引了我,一下子勾起了我对生物学的热爱,想起了小时候捉昆虫的种种趣事儿。

偶尔想起那些感兴趣的事物的时候,总是会觉得犹如回味一杯美味的酒,只存在记忆力,却难再有。对生物的兴趣可能是先天的,高中时候,我甚至不记得我的生物那一次没有考满分。每次以考试我除了做满常规的100分的题目,通常我还会讲附加题也做上,几乎我的生物成绩每次都是比100分还多几分。我从没有做过任何辅导书,甚至不曾做过课后习题,我想这可能是兴趣使然或者是天赋?不好说,或许是因为大家还在每日沉浸在老师的教学中的时候,我早就在发下书的头一个星期将课本当故事书看完的缘故吧。也有可能是我十来岁每天在上厕所的时候,就把姑姑上中学时候的《植物学》、《动物学》看了个遍,我至今记得《植物学》的书中夹着的一片经历了20年的树叶,那就是我姑姑上学时的印记,那树叶的汁液将书本荫透了好几页,那片已经变得褐色的脆脆的树叶,我应该还让他夹在那本书里……

高中时候生物老师建议我报考大学的时候选择生物类的专业,04年的时候生物类的专业还算热门。我记得我拿出一本科普杂志,翻到一页指给她,“喏,这是我发表的关于宇宙学的文章。”我得意杨洋的跟生物老师显摆。老师说我是她教过的生物学的最好的学生,没有之一;我跟他说,生物对我来说太过容易,不值一学,非要考跟物理相关的专业。虽然很欠揍,老师还是喜欢我,我还是喜欢生物。只不过我走上了另外的路。

年少轻狂,野心勃勃,总觉得我某某学什么都能出人头地,觉得哪个学科被我选择了简直就是那门科学的幸运。那种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世界有多大的无知,真值得今天的我钦佩。那时候自信真多啊,一次在教学楼的楼道里突然很多人在对我指指点点,后来一个我认识的女生过来跟我说"听说你物理又考了一百?“那次全年级除了我,没有人过70分,一下子多了很多人认识我,真是骄傲啊。

十年,平静的度过十年。时间的打磨下,早就不服当年的棱角,消失了的雄心装置,同时也少了那份面对未知领域的好奇与探索的勇气。平稳的度日,做一个甘于平庸的人,少了的是锐气,多了的是唯唯诺诺和顺从。时间,本应该是通向未知的矢量,但多数人却希望它能在自己的安排下平稳的走过春夏秋冬。十年前我会对自己说:给自己个机会,尝试一下;现在恐怕经常说的是:别人(老外)是怎么怎么做的,所以……

有些东西,丢失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作者: 沐杰

爱读书的小工程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