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事——读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

一个人的事——读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

无论如何,这毕竟只是我自己的事。

当尼克听到盖茨比如是说的时候,他认为这是“奇怪的话”。盖茨比把自己和黛西之间的爱情看做是自己一个人的责任,他认为和黛西的相爱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以至于他从来就不成想过黛西是否仍然爱他。盖茨比对待爱情的浪漫、天真让我深深动容,以至于我在读罢此书后陷入深深的悲伤之中。世界上缺少盖茨比这样的人,多数人被利益驱使成为活动的躯壳,却少有人还保存着一颗完整的初心。

当盖茨比还是一个少校军官的时候,他结识了美丽的姑娘黛西。笔挺的军装和温文尔雅的举止深深的吸引了黛西,黛西从盖茨比身上散发的气质中笃定他也是上流社会的一份子,两人门当户对。可以说,此时的盖茨比是利用自己的外貌、风度给黛西营造了一个假象,而他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尽快得到黛西。作为军人,上面一声令下他便得开赴前线,因而他抱着玩世不恭的态度只是想和黛西玩玩。事实证明他确实很快得到了黛西的身体,但他自己竟也在此间深深陷入对黛西的迷恋……

之后盖茨比赴欧洲前线,战后又去了牛津。黛西没能等到盖茨比回来,转而嫁给了一个热衷花天酒地的富二代汤姆。就这样,盖茨比从欧洲回到美国,回到伊利诺伊州他和黛西曾经在一起的每一个地方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和黛西的距离越来越远。此时的盖茨比穷的只剩下旧军装,他踏上了去往东部的火车来到了“喧嚣时代”中最为喧嚣的城市——纽约。

只有被追求者和追求者,忙碌者和厌倦者。

盖茨比认为黛西嫁给汤姆是一时间被汤姆的金钱迷惑了眼睛,那么让黛西回心转意的办法就是变得有钱起来。他做到了,他成了纽约的一位神秘富豪,有人说他是徳皇的远方亲戚,有人说他曾经杀过人……一时间关于他的传闻铺天盖地,尽管人们议论着盖茨比,怀疑他的身份来历,但是没有人不喜欢每周来的盖茨比的宫殿一般的家里参加盛大的聚会。盖茨比从西卵望向东卵黛西家里码头上那一盏绿色的灯火。他想着,什么时候黛西回到他身边跟他一起拥有这一切。

再次相逢如同点燃了黛西心中已经熄灭的灯火,她变得活力四射。她从来都相信盖茨比出身上流社会。当她知道盖茨比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自己从众人的口中知悉他的存在时,黛西彻底被盖茨比征服了,她再一次爱上了盖茨比,尽管盖茨比认为黛西一直是爱他的。两人开始频繁的幽会,为此盖茨比辞掉了家里原来的佣人,换上了新面孔。盖茨比和黛西重温旧梦,而旧梦终究只是旧梦,盖茨比要的远远不止如此,他要黛西跟他永远在一起。但是黛西似乎从没有这种想法,她仅仅是寻找刺激以报复汤姆的花天酒地。

他……献身于一种博大、庸俗、华而不实的美。

一场争吵过后,盖茨比才恍然大悟,原来黛西也爱过甚至正爱着汤姆。但他仍然相信黛西会打电话给他,并兑现一起生活的誓言。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次争执之后,黛西已经决意离开他了,也就是说盖茨比在等一个永远也不会等到的电话……

盖茨比燃烧自己生命的方式如同烟火一般,那么绚丽但却短暂。他被枪杀之前,心里已经知道黛西不会打电话来,他理想的大厦那个时刻已经崩塌了。谢天谢地他在意识到这件事不久就被杀害了,不然他会长久活在理想破灭的阴霾里。盖茨比的微笑,总给人一种有说服力又亲切之感,他披着上流社会那层虚伪的外衣,却保留着最纯情的心灵。他对待爱情浪漫、天真,是他的可爱之处,也是可别之处。

读过小说我尤为认同标题,盖茨比是个了不起的人。在那个一战之后美国经济大发展的年代,美国梦大行其道,造就了拜金、享乐的“迷茫的一代”。在这种坏境中有一个人为了自己梦中的公主,创造了自己的宫殿、打造了豪华的聚会,而他——作为这场喧嚣的制造者——却是那么的真诚、纯洁、和善,且对这一切并没兴趣。他的目的只为了取悦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虽然看似脱俗超凡,实际也不过如芸芸众生一般爱的只是那过眼云烟般的烟火……


2016年3月11日

作者: 沐杰

爱读书的小工程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