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年幼的自己

# 说说成长

小时候是没有这些摄录像设备的,所以没有留下什么视频画面,仅有的就是一张张已经有些泛黄的照片。回想小时候,至多也就想起上幼儿园的情景,已经不能再细细的想起了。而我的儿子Max,生逢其时,有这么多的条件能够保留他的影像。等他大了一点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第一次笑、第一次翻身、第一次叫妈妈,这些都不用我们转述了,看看那一天天的成长记录吧,

我小的时候喜欢去田野里捉虫子,喜欢躺院子里看星星,这些亲近大自然的举动是那么的轻而易举就能做到,而现在等Max第一次用自己的双脚出去外面的世界的时候,先看到的是钢筋水泥的丛林。或许Max会认为,树木是生长在楼区里的物种,那我必须带他

阅读全文|Read more

2016年目标清单

2016年目标清单

工作中养成的习惯,每日上班一到办公室先在本子上写上今日要完成的工作1 2 3…… 然后下班前看一下,完成的打个勾。这样每天都有目标地度过,会显得很充实并且有成就感。

2016年除了工作中要完成的任务,还要给自己定几个全年的目标,希望在这一年中能够努力奋斗。

1、照顾好Max

Max已经四个半月了。他100天的时候学会了翻身。不到4个月开始出牙齿,现在已经出了2颗下门牙,上牙也似乎要出了。他喜欢看书,刚学会自己翻书。他借着自己健身架的力气,能自己坐一会儿了。他饿了会说“奶”,要睡觉会说“困”,做噩梦了会一直叫“妈妈”。Max是我2015年最大的收获。

我们夫妻俩看了

阅读全文|Read more

别遮挡孩子自由翱翔的天空——读李跃儿《把幸福换给孩子》

我时常想起小时候一个人躺在院子里,透过葡萄树的树荫看着天空。光线从树叶的空隙倾泻而下,绿的树叶变得黑黑的,成了光线的背影。偶尔一片白云经过,想象着白云的形状像什么。就这么躺着,一直到日头西下,天边点亮一片火烧云,又在揣摩那云为何变得如此红彤彤。

我想,那种任凭头脑思绪飞扬的时刻,我获得了幸福感。我常段一脸盆的水去院子里,放点洗衣粉进去,拿个吸管吹泡泡,我看到了泡泡上出现了七彩的颜色。我口内含一口水,然后朝着阳光喷出去,就能弄出一条人造彩虹。我将脸盘倒着扣到水缸里,竟然发觉水不能充满脸盆。每一次我发现这种现象,我总会增长不少知识,虽然都是一些小知识但是我从中获得的是发现过程中的幸福感。

人在

阅读全文|Read more

2015年12月10日 Max喜欢翻身

-6℃ 小雪

小雪在飘落,风景不错。早上一上电梯,看到环卫阿姨背着长长的扫帚站在电梯里,她们这么早就开始扫雪了。一边下雪一边扫雪虽然看似辛苦,因为人们总觉得下雪的时候扫雪总也扫不干净,但是这种时候雪都浮于地面好扫,一旦行人和车辆将雪压实就不好清理了。

气温还OK,不算冷,我依旧是羊毛衫陪着卫衣,不觉得冷,感觉还不错,比穿着羽绒服好受的多。背包里多呆了一件衣服,可以在单位换上,这样既不臃肿也不冷算不错选择。

Max昨天晚上又让妈妈没睡好,我是不知道,我睡得凑合。家里热,总不觉得睡得舒坦,可能也是因此Max睡得也不好,加上最近他食量增加,难免了。

Max喜欢上翻身,他100天那天自

阅读全文|Read more

Zuckerberg给他女儿的第一封信

ZUCKERBERG夫妇的女儿今天出生,碰巧名字也是Max。Mark Zuckerberg给他女儿写了一封信,信中讨论了对下一代的期望,同时宣布将自己持有的Fackbook股份的99%捐出。父母给子女的第一堂教育才是人生第一个起跑线,眼界放大一点,人生才能活得够广阔。
Dear Max,
Your mother and I don't yet have the words to describe the hope you give us for the future. Your new life is full of promise, and we hope you will be happy a

阅读全文|Read more

Wiz编辑公式并发送到WordPress

文本中内容如下
>        \(mddot{x}+cdot{x}+kx=0\)
>        \(ddot{x}+2xiomega_ndot{x}+omega_n^2x=0\)
>        \(x(t)=e^{-xiomega_nt}(x_0cosx_dt+frac{dot{x_0}+xiomega_nx_0}{omega_d}sinomega_dt)\)
显示结果如下
\(mddot{x}+cdot{x}+kx=0\)

阅读全文|Read more

故事三 出租车司机

故事三 出租车司机

2011年5月的一个下午,我跟朋友吃过午饭分开后,自己一个人走在东湖楼区通往铁人大道的公路上。那时候心情有些低落,走的速度极慢,一边走一边思考着什么问题。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从裤子口袋拿出手机。“哦,好,我这就过去。”朋友约我唱歌,我随口应和着,脚步没有丝毫减慢。不觉间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原来这边正在修路,前面用金属挡板档的严严实实的。

我四下踅摸哪里有过去的缺口,毕竟原路返回要走很多冤枉路,我看到挡板的最边缘被人为掰弯了,正好够一个成年人弯腰过去。我径直朝那里走去,碰巧缺口旁边停了一辆出租车。“大概是中午活少,跑这里来休息了。”我当时心想。我看到车内驾驶座上

阅读全文|Read more

故事二 黄皮子

故事二 黄皮子

如果你爱看诸如《鬼吹灯》这类的小说,或许你应该知道在东北这块儿地界上狐狸、黄鼠狼/黄皮子、蛇/长虫等等动物常常被人认为有灵性。东北的保家仙也多数是这些动物,但究竟这些动物是否怎能像人们说的那样得道成仙?总之我是不太信的。

1996年,黑龙江肇源县宏源村发生了一件让人闹心的事儿,就是好户人家散养的鸡出现了丢失的现象。

“哪个屄眼子,又他妈来偷鸡?操!”包辉站在院门口对着外面骂了一通。院外的路上也没有人,包辉也权当对着空气发发牢骚,他心想没准是家的小孩偷得。包辉,一个50多岁的蒙古族汉子,常年干农活,让他看起来比城里50来岁的人苍老十岁。

“老包,大中午的嚷嚷啥呢?”隔壁院

阅读全文|Read more

故事一 濒死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妈妈给我讲过这个事儿,只是那时候虽然小,但是对这种鬼怪传说也都不以为意。直到高中时期看了玛丽萨・圣・克莱尔写的《濒死经历》一书,才让我又一次想起了那个故事。

1970年的夏天,农忙时节。故事发生在辽南农村的僧家店村。僧家店名字的由来早就没人能说清了,人们传说这地方最早是由姓僧的一个大家族的居住地,也有人质疑这种说法,认为这里原来是一伙和尚住在这。不过时至今日,这僧家店村既没有一户姓僧的人家,更没有什么寺庙庵堂,仅仅名称中带个“僧”字罢了。这时村子里最大的家族是郑家和李家,全村几乎每两个人都沾亲带故。

“大姑,大姑……”十一岁的郑春香正往灶坑里填着柴火,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慌张

阅读全文|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