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berg给他女儿的第一封信

ZUCKERBERG夫妇的女儿今天出生,碰巧名字也是Max。Mark Zuckerberg给他女儿写了一封信,信中讨论了对下一代的期望,同时宣布将自己持有的Fackbook股份的99%捐出。父母给子女的第一堂教育才是人生第一个起跑线,眼界放大一点,人生才能活得够广阔。
Dear Max,
Your mo

阅读全文|Read more

故事一 濒死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妈妈给我讲过这个事儿,只是那时候虽然小,但是对这种鬼怪传说也都不以为意。直到高中时期看了玛丽萨・圣・克莱尔写的《濒死经历》一书,才让我又一次想起了那个故事。

1970年的夏天,农忙时节。故事发生在辽南农村的僧家店村。僧家店名字的由来早就没人能说清了,人们传说这地方最早是由姓僧的一个

阅读全文|Read more

[较真]海龟能不能把头和四肢缩回壳内

[较真]海龟能不能把头和四肢缩回壳内

在凤凰网上看到一则新闻标题《未及时缩回壳内 实拍大海龟惨遭巨鳄咬住头颅瞬间》,并且配图:

图片下面配文字:

墨西哥摄影师Alejandro Prieto最近在中美洲的哥斯达黎加西南的自然保护区拍下一组巨型鳄鱼跃出水面咬住成年绿海龟,并将其彻底制服并拖走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诗]三十

三十

我最早的记忆
是哭着隔着铁门
望着妈妈的背影远去
那是我上幼儿园的第一天
后来,妈妈告诉我
她离开的时候,也哭了

我几乎记得,身边的人
第一次出现在我生命的场景
每一个脸庞,对我来说
都关联着一部慢放的电影
偶然在脑海里闪过
跟某人某次见面说某句话时
的神情
但,即

阅读全文|Read more

30

<

h1 id="30">30

我有一点伤悲。感觉在时间前面,自己渺小的可怜。5月19日,我三十岁了,没经过风雨,没度过风霜,平平静静的,我三十岁了。

30岁,拥有了什么?

我拥有了一份收入不高但是稳定的工作,拥有了家庭,有我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

30岁,渴望着什么?

我渴望能够获

阅读全文|Read more

[怀旧]那些被时间磨掉的。。。

高中时候,我甚至不记得我的生物那一次没有考满分。每次以考试我除了做满常规的100分的题目,通常我还会讲附加题也做上,几乎我的生物成绩每次都是比100分还多几分。老师说我是她教过的生物学的最好的学生,没有之一;我跟他说,生物对我来说太过容易,不值一学,非要考跟物理相关的专业。虽然很欠揍,老师还是喜欢我,我还是喜欢生物。只不过我走上了另外的路。

阅读全文|Read more

高中时候,我甚至不记得我的生物那一次没有考满分。每次以考试我除了做满常规的100分的题目,通常我还会讲附加题也做上,几乎我的生物成绩每次都是比100分还多几分。老师说我是她教过的生物学的最好的学生,没有之一;我跟他说,生物对我来说太过容易,不值一学,非要考跟物理相关的专业。虽然很欠揍,老师还是喜欢我,我还是喜欢生物。只不过我走上了另外的路。

阅读全文|Read more

[扯淡]谁成就了谁?

最近湖南卫视新闻点十足啊,尤其《我是歌手》的各类周边消息连番轰炸,微信、微博各种端子,有厚黑的内幕的、有跪舔汪涵的、有撕逼大战的,不亦乐乎。

说说我对“孙楠弃唱”和“不换歌换人”两件事情的看法。

孙楠退赛,虽然他自己说不是退赛是给弟弟妹妹机会,但放弃剩下比赛不就试退赛吗,过程不同,一个意思。这个不必纠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卑微的自尊

上周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人物》的一片专访《惊惶庞麦郎》,知道了原来半年来有这么个神曲《我的滑板鞋》,记者@鲸书(陈静)一开始就描述庞麦郎要求记者的容貌还要求记者陪聊到凌晨。让人觉得庞麦郎就是一猥琐宅男,后来记者到了上海,来到了庞麦郎的旅店,房间里满是透明的皮屑和食物碎屑,腐败的气味充斥在空气中。没错

阅读全文|Read more